【同人】你的喜好(HP|石哈)

提示︰

※有私設

※有《霍格華茲之謎》劇透

剛與石內卜交往的哈利自是無比重視第一次與愛人慶祝生日的機會。不喜歡熱鬧的愛人應該會狠狠拒絕生日派對的提議,投其所好送一份合他心意的禮物就好。然而,除了黑魔法、魔藥、扣分、勞動服務,該死的還有媽媽,到底賽佛勒斯還喜歡什麼呢?

哈利一邊思索一邊抓自己的亂髮,儘管他早已得到了新進愛人的部份記憶,但他著實沒想出答案來。

媽媽不在了,賽佛勒斯又不在霍格華茲教書了,難不成要送他魔藥?不不不。他想起聖誕節時送給魔藥大師的開懷藥。

哈利本想讓他透過魔藥在佳節開懷大笑,結果對方拆掉包裹後眉毛一挑,問︰「波特先生,這就是你迫不及待讓我使用的魔藥?」

他滿心歡喜地點頭︰「聖誕快樂!」

「我是否該慶幸,我沒有教授魔藥學王子超勞巫測魔藥學課程的機會?噢波特先生,容我提醒你,胡語汁並不在霍格華茲的魔藥學課綱內。」石內卜用右手食指和姆指輕輕夾住這瓶充滿誠意的禮物遞到哈利面前,冷笑道。

哈利尷尬地喃喃自語︰「拜托不要再提這個名字了。」又問︰「這不是開懷藥嗎?」

「你確定這是從《在瓶中度過狂歡節!》中看到的配方?」

本來反駁石內卜的哈利瞥見丟在書桌角落的魔藥書,不但書名根本不是《在瓶中度過狂歡節!》而是《惡作劇必備的十種魔藥》,作者還是熟悉的弗雷和喬治.衛斯理,心虛地道︰「不。」

石內卜緩緩道︰「也許,作為禮物,你可以親自嚐嚐自製的魔藥?」接下來的整整一天,哈利處於胡言亂語的情況不能自控。

我就知道!我為什麼要挑戰另一半的專業?光是回想就有夠丟臉……

一思及此,哈利不禁掩面嘆氣。

黑魔法相關的書籍早已佔據紡紗街舊居客廳的所有書櫃。哈利想,大概也沒有什麼珍本是賽佛勒斯沒有的。

很好,實在太好了。回到原點了。這該死的簡直比猜佛地魔的分靈體是什麼還要難辦。

哈利突然想起了喬治發明的白日夢咒。這個咒語曾在某個周末讓戰後精神長年繃緊的石內卜放鬆一會,儘管在得知白日夢內容後惱羞成怒。

他撒一把呼嚕粉到壁爐︰「斜角巷93號。」

然後在看店的既不是喬治也不是偶爾客串的榮恩,而是榮恩鮮少露面的二哥查理。

「嗨哈利!你找喬治嗎?」查理揮揮左手,右手抱著一枚龍蛋。

「是的,他不在嗎?」

「他去了桑科的惡作劇商店談生意。你找他有什麼事?說不定我可以幫忙。」

哈利欲言又止,畢竟他跟查理交情不深,想探討的主題又略為私人,有點難以啟齒。於是他選擇詢問起龍蛋的事情︰「查理你的龍蛋……」

「你有興趣摸摸嗎?」查理把龍蛋放到哈利懷裡,續道︰「是我的一名解咒師朋友臨行前交付我照顧的。這是一枚瑞典短吻龍蛋!希望她能在龍蛋孵化之前接回牠。」

哈利突然想起聖誕節時兩名石內卜的舊生約了他到三根掃帚一聚,一個是霍格華茲的現任魔藥學教授,另一人正是一名解咒師。

「我好像跟賽佛勒斯一起見過她。」而且那個解咒師還拿了他的親筆簽名。

「對,我們是同屆的同學。說起來,三年級的時候我跌傷了,被迫留校過聖誕,剛好石內卜負責看管霍格華茲。她說為了感謝石內卜的付出要送他聖誕禮物,於是我們一起做過一個聖誕牛奶凍給石內卜。天啊,這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石內卜笑!」

「等等,你說,你看到誰笑?」

「石內卜。聽說這種牛奶凍勾起了他年輕時的回憶。」

哈利詫異得差點把龍蛋掉在地上。

「我也知道這件事有點嚇人,但這是真的。」一直遠駐羅馬尼亞、不知道哈利跟石內卜關係的查理笑道。

哈利臉上略帶侘傺,追問查理︰「你還記得這種甜點的做法嗎?」

查理搖頭,說︰「詳細的材料和做法我忘了,只記得是馭心梅口味的。」

「這就足夠了,謝謝你,你幫我解決了一個難題!查理。」哈利興奮地把龍蛋交還給查理,轉身通過壁爐離開。

查理望向哈利的背影,疑惑道︰「嗯?難題跟石內卜有關?」

回到家裡的哈利馬上用貓頭鷹送信給奈威,向他討了幾顆馭心梅。這才想到︰賽佛勒斯喜歡這種牛奶凍是因為年輕時的回憶……是指媽媽嗎?

即使哈利知道不應該也不能與媽媽比較,他也不是誰的替身,但偶爾還是會不自信地患得患失。

鄧不利多的遺物一直繞著他轉圈,他伸手抓住不斷發出「吱吱」聲的金探子,輕撫它的外殼。哈利突然記得在戰後與石內卜為善後工作東奔西走期間,他偶有機會回到霍格華茲的校長室,與鄧不利多的畫像見上一面。

當時他對石內卜暗生情愫,他向老人的畫像傾訴心事︰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深受石內卜吸引,但他確切渴望他曾經恨之入骨的男人,與此同時又因男人對母親的一往情深感到絕望。

鄧不利多聽畢,沒有就前兩者的發表任何意見,只感慨道︰「我當時跟他說,『多麼感人哪,賽佛勒斯,難道你真的開始喜歡那個男孩了?』。他沒有選擇直接否認,只是展出他的護法。」

「我知道。這是因為媽媽的護法是牝鹿。」

「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可是,你的護法是牡鹿,對嗎?」鄧不利多這番話如醍醐灌頂。

哈利回過神來。他決定不做牛奶凍,而是做加了馭心梅的糖漿餡餅——融合他和石內卜各自喜歡的甜點。

風塵撲撲的石內卜剛回到家時正好是零時零分。事實上,他是故意選擇夜歸的。

在莉莉選擇不原諒他、母親去世之後,就已經沒有人為他慶祝生日。沒有慶祝生日的時光已經比有慶祝的日子長,沒有了重要的人,特別的日子也不再有意義,所謂生日跟其他日子一樣毫無差別。

但在元旦之後,與之同居的小英雄的視線總是黏在他身上,並自以為暗中觀察得很精明。他這才想起自己的生日。

這個葛萊分多似乎在密謀些什麼。看見愛人苦惱的樣子,石內卜暗忖,就算哈利真的在古里某街12號搞一場他最討厭的熱鬧派對,他還是會感動不已。

於是他特地早出晚歸,讓他的小戀人多點時間準備。

「賽佛勒斯!」哈利捧住糖漿餡餅迎向壁爐前的石內卜。糖漿餡餅的中央是石內卜形象的蠟燭,頭頂用魔法點燃了,正交叉雙手瞪著幾乎佈滿整個餡餅表面、正不斷向石內卜蠟燭唱生日歌的哈利小蠟像。

石內卜心中又氣又笑。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生日蛋糕裝飾得有點幼稚,而且哈利做出來的還是他自己喜歡的甜點,但另一方面,不同形象的哈利圍繞在自己身邊,是昔時哈利給他用白日夢咒療法紓壓時,他切實做過的夢。

有一個人願意絞盡腦汁只為了令自己高興,又有什麼比這樣更幸福呢?

這天的主角摟著愛人的肩,無比滿足地明知故問︰「哦,這是哪位的生日,可以得到救世主的厚愛?」

「是你,賽佛勒斯。快點許願再吹蠟燭。」石內卜沒有遲疑便一口氣吹熄蠟燭。

「不許願嗎?」

「不用了。」

「那,嚐嚐?」哈利魔杖一揮收起了餡餅上的裝飾,取出餐具,把餡餅整齊切成十二等份。他用叉子挖了一口糖漿的部份送到男人嘴邊,男人還沒吃下去已嗅到特殊材料的芳香︰「馭心梅?」

「我聽查理說,以前他和他的朋友曾經做過一種馭心梅味的牛奶凍令你露歡顏,我想你會喜歡這個。」

「那種牛奶凍是普林斯家的傳統甜點,小時候過聖誕,只有父母不吵鬧時才有機會吃到。」

哈利憶起早前的胡思亂想,不禁失笑︰「我以為……」

「以為跟莉莉有關?不,事實上,她雖然會送我生日禮物,但從來沒有做過生日蛋糕給我。」石內卜頓了頓,又道︰「倒是有做過給你父親。」

「你還在吃醋?」

石內卜咬牙切齒反駁「還在」這個形容︰「從.來.沒.有。」

「而且現在有人做生日蛋糕給我了。」

哈利抬頭,眼前最愛的男人笑得滿面春風,鼻不禁一酸︰「我愛你。」

「我也愛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