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Eternity in an hour(HP|石哈)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Auguries of Innocence William Blake

哈利躺在校長室的地上,回想剛剛從儲思盆看到的記憶——屬於石內卜的記憶。

所以,鄧不利多消滅佛地魔大計的最後一環,就是讓我從容地走向死神。哈利心想。他想起那些為了這個任務而死去的人,尤其是剛剛對他說「看著我」的那個男人。

他想,那個男人永遠也不會有機會知道自己從十五歲就開始偷偷暗戀他了,所以在真相大白之前,他的愛有多深,對他的背叛有多恨。但他在知道他一切的付出中間永遠隔著自己的母親後,心就有多痛。

反正我就要去死了。可是我想要他活著。

在最後的最後,我想做一件自私的事。

他想起在地窖練習鎖心咒的時候書架的角落藏了一個時光器。以石內卜的性格,他猜,這個時光器的最大用途大概只是回溯到魔藥煮壞之前,否則,他肯定已經用時光器改變他偷窺到石內卜被欺凌的往事那天。

「不知道有沒有把時光器藏在校長室?還是仍留在地窖?」哈利沉吟。

哈利不知道的是,這個時光器是因為有故障才落到石內卜手上因而沒有與魔法部的其他時光器一同被銷毀。

「速速前,時光器!」他從地板站起來,握住碩果僅存的時光器,唸著石內卜的名字,轉動了五次沙漏。

這枚故障的時光器泛起與普通時光器迴異的綠光,漸漸光暈環繞著哈利,把他送到他還沒存在的時空。

十七歲的石內卜一手捧著《高級魔藥製作》,一手提著些巧克力球,剛從蜂蜜公爵回到霍格華茲。

他實在不喜歡甜食,但他幾日前得知暗中戀慕的莉莉上星期開始跟那個傲慢的、自大的詹姆.波特開始約會。他的腦袋像塞滿了蟾蜍一樣停止思考,他想,沒有福來福喜讓生活過得順順利利,那麼他至少需要吃點什麼令自己可以稍微愉快一點。

然後他就在黑湖邊看到一個碧眼男孩瞥見他的一剎那先是茫然,不出一秒就欣喜地迎向他。那個男孩臉上一紅,雙眸隔著眼鏡也透露出絲絲喜悅,聲音卻似哽咽地問︰「嗨、賽佛勒斯,你好嗎?」

石內卜覺得這個男孩有點眼熟,但他不認為自己認識眼前這個神情極為矛盾的人。

——那頭亂七八糟的黑髮不就像那該死的、現在應該在跟莉莉在活米村約會的詹姆.波特?可是他的眼睛不是黑色的,而且據他所知,波特家只有一個獨生子。

但不得不說,這個人給他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不是因為五官長得跟莉莉很像,而是這個人的靈魂彷彿在吸引他。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面,卻有種像老朋友一樣的感覺,但他肯定地想,就算他中了十次撕淌三步殺也不會承認這就是一見鍾情。

「我不認識你。」即使如此,石內卜仍基於事實狠狠地道。而且他還是討厭這個來歷不明的人親暱地喚他的名字。

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麼可以再失去的哈利發揮葛萊分多精神︰「賽佛。」聽完這個人愈加親暱地喚他後,石內卜的臉色更差了,但始終停駐在哈利面前沒有走開。

哈利莞爾︰「那你可以從現在可以認識我?」

石內卜覺得自己可能是迷糊咒的受害者,不然怎麼可能糊里糊塗就順了這個人的意躺在黑湖邊的草地,還任由對方坐在自己的旁邊。

他聽著眼前這個叫哈利的男孩面帶懷念地盯著自己手上的書,彷彿喝醉了般說著亂七八糟的話。

「賽佛勒斯,你真的是一位天才,尤其在魔藥學方面。」在看過石內卜的回憶後,哈利認為他開始掌握到和石內卜對話的正確方式。而這句看似恭維的說話卻是他的心聲,在他得到混血王子的魔藥學課本後,他就很崇拜這位妙手靈心的魔藥學天才。

「……我沒在超勞巫測的魔藥學見過你。」石內卜禁不住點破。

哈利咬了一口巧克力球,默不作聲。

「你不是來自這裡的。」石內卜肯定地道。「沒錯。」

「我假設,你來這裡的目的不是只是為了讚美我。」

「也許你不相信……但我只是來追求你的。我是認真的。」

梅林的鬍子!我聽到了什麼?追求我?石內卜在心裡咆哮。而且他又不禁懷疑自己也許中了強效痴心水,否則怎會覺得哈利這麼大膽熱情的發言令他很受落?

「你喜歡我什麼?」

哈利的臉頓時比葛萊分多的寶石還要紅,小聲地回答︰「全部。」

好吧,他現在倒覺得是眼前人的腦袋灌滿了痴心水。一個混血的巫師,自小受家暴,擁有因為研製魔藥而油膩的頭髮、氣勢凌厲的鷹鉤鼻、尖酸刻毒的話語,還有擅長大部份巫師避之則吉的黑魔法。他憑什麼得到另一個人喜歡?

對,連莉莉也不原諒我,離我而去了!

「賽佛勒斯,只是你的溫柔表達得很特別而已。」哈利在心裡補充︰口硬心軟。

理解石內卜刻薄得近乎惡毒的說話簡直就像破解他設在通往魔法石路上的機關一樣,不夠細心沒有耐性的人無法從中獲得樂趣——這恰巧是精通魔藥這門魔法藝術的必要條件。

石內卜只感覺這個男孩輕巧地把他總是不禁洩漏出惡意說話的嘴都堵上了。

「說起來,我從來沒有機會和你像這樣心平氣和坐下來聊天呢。在你監視下喝魔藥的機會倒是不少。」說著說著哈利大笑起來。

「為什麼?」

「因為你很討厭我。你現在討厭我嗎?」石內卜聞言,輕輕哼了一聲,哈利知道這是「不討厭但也不喜歡」的意思。

得寸進尺的葛萊分多小雄獅眨了眨眼,問︰「可以陪我散步嗎?」

於是清醒的石內卜在心中強調自己這刻絕對神智不清地走在哈利半步之後,由他侃侃而談他想像中的未來——假設石內卜和他都沒有死去、倘若石內卜接受他的追求,而這些前設他隱瞞了前者強調了後者。

「如果你不想的話,我們可以不回紡紗街居住。其實我們可以搬來活米村,開一家魔藥店,一定會客似雲來。」

「賣現成的魔藥給那些低年級的小鬼好讓他們在史拉轟教授的考試中及格嗎?」

「嘿,那麼可以開魔藥材料店。以你的性格,史萊哲林學生來買應該會有特別優惠吧。」哈利大笑。

「哪兒來這麼多鬼主意。」這樣的幻想美好得像獨角獸一樣。石內卜想。然而毫無疑問,他對此心生嚮往。

「也許你可以寫一本新的魔藥學教材,把那些在你眼中愚蠢的製作步驟修改掉。」石內卜點頭。

「不過你首先得成為魔藥學教授,在地窖的課室裡被毫無魔藥學天賦的小山怪們氣得死去活來。」哈利狡黠地眨眼。

如果不是二人都是男子,他猜,哈利可能連他們生多少個孩子、改什麼名字也已經想好了。

他和這個簡單易懂又大膽熱情的自來熟男孩就這樣談了幾小時。也許他永遠不會發現,這幾個小時匆匆而過,他的心情竟是如此恬適愜意。

家暴、欺凌、絕交……一切在這一刻離他很遠、很遠。

在吃掉石內卜最後一顆巧克力球後,哈利低頭,止住自己的腳步。石內卜來不及停下步伐,抱住背著他默然站立的哈利。

「我要走了。」

哈利知道自己這輩子做得再多,也永遠無法取代母親莉莉在石內卜的地位,更何況只有數小時的片段。未來的石內卜就算想起這件事,只要知道他是詹姆.波特的兒子,他肯定還是會恨他。他只希望這段最後和石內卜相處的時光能刻在自己的心裡帶進棺材。

噢,不!說不定他連棺材也沒有。

「我喜歡你。在每一個時空我都會喜歡你。」還可以面對面說出這句話,實在太好了。

縱使接受一個只認識了五小時不到的男孩追求實在荒唐至極,但石內卜還是從哈利的雙眸中窺覬出一絲絕望。他想,也許他是來見自己最後一面的,便道︰「我接受你的追求,哈利,所以,你要活著。」

「我在未來等你,賽佛。」懷裡的男孩隨淡淡的綠光消失在這個時代。

哈利.波特不知道的是,當無限掌握在手中,剎那即永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