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流星與願望(網王|柳赤)

提示︰

※題目源自「極限挑戰六十分」

※人名使用台版翻譯,稱號、暱稱隨喜好選用

※ABO設定參考︰網址

「終.於.熬.到.十.二.月.了!柳生前輩、仁王前輩你們聖誕節有什麼打算啊?」晨練後,切原拿過自己在海原祭大量購入但最終毫無用處的蠟筆,在部活室的日曆上畫上交叉。

「切原君,我和仁王君會去沖繩。」

什麼!那麼怕熱的仁王前輩竟然會去沖繩!切原咋舌不已。

「喲——仁王和柳生是去參加那個只限Alpha、不限年齡的雙人橋牌大賽吧?有夠天才的!贏了的話記得回來請我吃蛋糕呢。」丸井邊嚼口香糖邊與仁王在空中擊掌︰「3B之魂賜你力量!」

「沒問題哪。噗哩。」

「喂,你呢赤也?」

後輩悄聲在丸井耳邊道︰「平安夜那天柳前輩約了我。」

丸井一臉「我懂我懂」的表情拍拍正選中唯一未分化的後輩,並留下一句語焉不詳的「哦這樣啊——」給切原。丸井清晰地看到後輩還有點嬰兒肥的圓臉從白轉紅,從臉頰蔓延到耳尖。

「我、我、我……我先去上課了!」切原靦腆地抓過網球袋,匆促離開部活室。

丸井盯著切原的背影但笑不語,心中卻滿是「吾家有兒初長成」的安慰︰我們立海的王牌也長大了啊。

第三節課原是切原最頭疼的英語課,但今日他僥倖逃過一劫︰英語老師請了病假,這節課改為自修課。坐在窗邊的他百無聊賴,英語理所當然是不會溫習的了。他想了一會網球部,又想了一會柳蓮二,最後乾脆托著頭放空自我,在柳蓮二借他的英語筆記本畫上一坨坨表情豐富的大便。

不知何時一群已分化的Omega站在他桌前,眺望窗外的籃球場吶喊歡呼︰「柳前輩已經進了兩球三分球了!真是個又高又帥的Alpha!我要愛上他了!」那是當然的,他可是我們的參謀。

「是3年F班的柳蓮二前輩嗎?聽說還考過全級第一,是個博學多聞又溫柔的Alpha喔!天啊好羨慕跟他一起的Omega喔!」柳前輩喜歡Omega嗎?我想也是吧。

切原赤也聽到開機的關鍵詞之一馬上醒過來,繼續低頭默默潤色筆記本上的大便圖案。

「嘩!柳前輩是不是看過來了?真帥!」

切原聞言轉過頭,雙目自動追蹤起他柳前輩的身影。

高佻的柳蓮二扭開瓶蓋仰首而飲,2年D班Omega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傳至柳的耳中,他循聲音的源頭一望,近視眼隱約瞧見窗邊的切原,切原與睜開眼的柳蓮二隔窗四目交接,霎時手足無措起來。柳的薄唇開開合合,然後嘴角洋溢笑意轉身回到球場上。

「不知道柳前輩在說什麼呢?」一眾Omega不斷猜測柳的言詞,不論是反駁還是和議皆振振有辭,彷彿在開學術研討會般認真。

切原沒有摻合到那群Omega同學的討論,因為他一眼看懂了,柳蓮二剛才只是在問他︰「赤也,一會兒要一起吃飯嗎?」

全能的上帝啊,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分化成Omega吧。

然而上帝跟切原赤也開了個玩笑。

平安夜一星期前,柳照常陪同切原吃晚飯。席間切原再次表演三分鐘鯨吞一碗超特盛博多拉麵。吃完一整碗拉麵後切原還是覺得有點餓,不斷在柳蓮二的耳邊唸唸有詞說要再吃一碗,待切原嘈嘈切切個十分鐘還沒完,柳終於忍無可忍夾了一隻餃子塞進切原嘴裡讓他閉嘴。

柳如願以償獲得片刻寧靜,他瞧見切原心滿意足地嚼著餃子,便緩緩呷一口餐桌上的涼水,繼續吃完餘下的飯菜。切原嚥下餃子後又灌了一整杯冷水,他湊到柳的頸前吸了吸鼻子,用自認為柳蓮二聽不見的聲線暗呼︰「……前輩的味道原來是這樣的啊。」然後他用力搓揉自己的臉蛋,最後靜闔雙目,屏氣凝神伏在桌上。

心思縝密的柳心頭一顫︰食慾突然變強、滿臉潮紅,還突然嗅到自己的荷爾蒙,赤也這些不自然的反應,都在反映一件事——赤也在分化。

柳匆匆結帳,一把撈過切原抱起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把人送回家。切原半夢半醒靠在他的胸前嘟嚷︰「柳前輩我是在分化嗎?」

「嗯,快到家了。」

切原體內的荷爾蒙一波比一波猛烈,從腦葉散發衝擊全身,最終如海嘯般吞噬他的意識,只不醒人事地反反覆覆向柳傾吐自己的心意︰「柳前輩的荷爾蒙很香」、「如果我是個Omega的話就向前輩表白」、「想變成Omega被柳前輩標記」。

柳蓮二按捺著想低頭親吻對方的衝動,勉強按了數下門鈴,切原太太開門後,他不勞對方引路直接把人抱到床上。切原父母再三向他點頭致謝,柳反倒誠懇致歉,連連說他應該更早注意到的。

柳蓮二接過姊姊遞過來的熱茶,坐在床邊與切原的家人寒暄半晌。柳再觀察切原,見對方呼吸平和暢順,便安然告退。柳輕輕握住切原的手掌,逐一掰開對方緊抓自己衣角的十指,悄然把他的手塞回溫暖的棉被內,只有身為Alpha的姊姊注意到弟弟在睡夢中仍誓不放手的狠勁。

一覺醒來,切原只覺得耳聰目明,五覺對世界的感覺更清晰,他知道,他分化了。

他想起還有意識的時候就嗅到柳前輩的荷爾蒙,是很明顯的琥珀、麝香混合雪松木香,一如其人,溫柔中帶點自信的強勢。他撫摸在分化階段毫無動靜的下腹,沮喪地低頭歎息︰我是一個Alpha。

現代越來越多人不在意第一性別,但第二性別卻是很多人的擇偶條件之一。在生育率低下的時間,Alpha與Alpha之間的戀愛更是法律所禁止。雖然目前AA戀不再是不能公開談論的禁忌,但仍是唯一未能平權獲得結婚權利的性傾向。

他不甘地想,他要放棄還未開始的初戀了。

關於如何用Alpha之身面對同為Alpha的心儀對象這件事,向來無所畏懼的初生之犢著實未思索出最佳答案。因此他惴惴不安地致電幸村,胡吹亂謅了個理由說今天的訓練想告假。

這理所當然地遭幸村拒絕。

語氣和藹的幸村用著不失尖銳的言詞訓勉切原︰「赤也,別以為我是隊中唯一的Omega就不知道Alpha的生理知識,Alpha分化還有腹痛?你怎麼不說你今天生理期?」

「部長,求求你嘛!」幸村充耳不聞把電話遞給真田,後者小心奕奕接過電話,義正詞嚴地怒吼︰「太鬆懈了!不准請假!你分化成Alpha體力一定變好了,今天多跑五十個圈!」

切原在電話掛掉後才後知後覺地疑惑︰我從分化到現在還沒跟任何人說過這個話題,為什麼部長和副部長會知道我分化成Alpha呢?

在二人旁側默然不語的柳蓮二卻有所思。

他早就知道切原赤也會分化為Alpha。在切原初加入網球部開始他就仔細記錄對方的身體變化,並依照數據的紀錄預測分化時間和結果。

原本計算的結果是切原會在平安夜當晚分化,因此他早就邀請對方在該晚一起去郊外露營觀星,他準備在星空下向他傾訴自己的心意。他會在他分化時說,無論你是什麼性別我都會跟你一起,因為我喜歡的是赤也。

他會在自以為藏得很好但愛慕之情早就表露無遺的後輩眼裡看到星河的倒影。

他心愛的小惡魔會沉溺在二人肆意散發的荷爾蒙中情動不已。他會牽起他的手十指緊扣,男孩會羞赧地主動擁抱他,然後他會掬手捧住赤也漲紅的臉親吻他,從額角到唇瓣,最後不管性別在他體內衝刺成結。

赤也一雙明眸即使因為交合的不適沾上淚水,仍然閃爍著愛戀和幸福。

他會趁他睡著的時候,在他枕邊的聖誕襪裡放下早就買好的聖誕禮物;翌日當他醒來,他會餵他吃早餐。他們會像普通的情侶一樣,牽著手有說有笑離開定情的營地。

他原本是這樣想的。

無奈天不從人願,收集的數據還是有出錯的機會,他嘗試追尋蛛絲馬跡並補苴罅漏,卻始終想不到問題所在。因為他壓根沒想到問題就在自己身上︰昨晚他用沾了荷爾蒙的筷子夾起餃子然後直接送到切原嘴裡,這對切原體內蠢蠢欲動的荷爾蒙而言,無異於挑逗。

於是百密一疏的立海參謀計劃就此泡湯。

在校園裡切原避開他、在部活時切原躲避他;訊息不讀、電話不接。整整一周與對方擦身而過,柳蓮二不免憂心忡忡,先不論他們本來是雙打搭擋,他更擔心向來積極的切原因此變得消極。

能令Big Three之一的蓮二進退失據,也算是赤也這個笨蛋後輩的本事吧。幸村笑意盈盈對柳說。自栩縱橫情場身經百戰,但實際只有幸村一個對手的真田也留下一句「當局者迷」。

他總覺得切原胡思亂想,他又何嘗不是想得太多?

於是他直接在平安夜傍晚、他們原本約定的時間,按下切原家大宅的門鈴。切原家的家長早就為了湊熱鬧出門去,只有兩姊弟留在家各有打算。心思細膩的姊姊向來玲瓏剔透,她瞧見在門外佇候的柳蓮二,直接把人迎進門,帶到弟弟的房間門外。

她一腳端在弟弟的房門,喊道︰「赤也,你的前輩到了!立刻開門!」轉身對柳道︰「抱歉,我家弟弟麻煩你了。」

「不會。」

柳輕敲緊閉的門,連腳步也放慢,他害怕驚動他的愛情︰「赤也。」

他隔牆聽見房間內的人兒手忙腳亂,把東西翻來翻去發出的聲響,低笑道︰「你什麼都不用管,只要跟我出門就可以了。」

他扭開門鎖。

切原仍沉溺在因為分化而失戀的傷感,故此不如平日般興奮吵鬧,只是原地化身迷途小羔羊,迷迷糊糊地半推半跟著領路的柳乘車到露營的地點。

他脫下外套裹住切原,著後者坐在一邊的木椅不要亂跑,然後俐落地動手紮營。

他不用切原幫忙,也不會像丸井和桑原那樣半開玩笑地抱怨他傻裡傻氣幫倒忙。

在喊切原起床後,切原或撒嬌或埋怨的時候,他口裡總嘮叨「我不是你媽媽」。但他知道,他若要實事求是的話,他樂在其中。

他喜歡切原赤也需要自己,他喜歡切原赤也依賴自己。

「好了,營紮好了。赤也,先進去坐吧,外面很冷。」

切原應了句「好」,連忙躲進營裡。他盤腳而坐,抬頭才驚覺這觀星用的帳篷,頂部竟是透明的。在沒有光污染的偏遠郊區,獵戶座與銀河均清晰可見。他沉醉在繁星之中,以致於他完全不知道柳蓮二是什麼時候進到帳篷內的。

彈指之間,一顆流星一閃而逝。單純的切原赤也相信流星許願會成真,立即雙手合十,閉目以唇語許願︰「請讓我變成Omega吧!」這樣就可以光明正大向柳前輩表白了。

柳故作不知︰「赤也許了什麼願望?」

「我……」一顆流星再次閃過。切原再次合十,乾脆揚聲許願︰「我要變成Omega!」

這次柳蓮二無法再假裝視而不見,探問道︰「為什麼?」

「因為……柳前輩喜歡Omega?」

「我從來沒有說過我喜歡Omega。這是從哪裡收集來的假數據?」柳蓮二撥了一下切原的下巴,暗忖︰真可愛。

「那柳前輩喜歡Beta嗎?」

「不是。」

切原愕然︰「原來柳前輩是同性戀嗎?」

「就結果而論,是的。」

切原赤也想不懂︰就結果而論?柳前輩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柳蓮二不會因為喜歡的人是個Alpha就會瞻前顧後有所顧忌,更不會因此放棄自己喜歡的人。」

頭上再有一顆流星飛逝,在切原想低頭許願時,柳蓮二打斷他,問道︰「這個願望可以送我嗎?」切原木訥地點頭︰「可以,柳前輩想要多少個都可以。柳前輩的願望是什麼?」

「我的願望是……想跟赤也永遠在一起。」無論你是不是Alpha。

「我也是我也是!」

當柳蓮二在切原赤也體內成結那刻,他才遲鈍地疑惑︰等等,這算是柳前輩向我表白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