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拉麵(網王|柳赤)

提示︰

※靈感源自日本龍上海拉麵店的赤湯拉麵

※人名使用台版翻譯,稱號、暱稱隨喜好選用

※主題為〈寫手試煉四題〉其一︰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週五的部活後,立海大附中網球部的更衣室總是難得地瀰漫著慵懶和愜意。幸村部長一邊推著大喊「太鬆懈了就算是周末也不可以放鬆」的真田副部長出門一邊跟仍在更衣的部員道別,丸井難掩期待的神色拉著桑原奔赴東京新開設的咖啡館,柳生揮一揮衣袖不帶一片雲彩只留下一句「Adieu」,仁王早就在部活完結之前就悄悄逃到不知哪兒納涼,不知所終,應該去了買新道具。

柳觀察到更衣室只餘下他和剛完成跑圈懲罰的切原,向來冷靜的聲線中夾雜著一絲難以察覺的顫抖︰「赤也,你有興趣星期日和我一起去吃拉麵嗎?」狀似不經意的普通邀請,柳蓮二卻知道他的心緊張得快要跳出來了——他害怕打草驚蛇︰赤也會答應的機率有80%——前提是如果赤也不知道這個邀請意味著什麼的話。

切原在打領帶的手一頓,運動後漸漸回復平靜的心又再激動地砰砰作響,像要震碎肉體直接跳出來貼在柳的心臟。自從察覺自己對柳前輩的心意後,切原赤也總害怕待在只有二人的曖昧氛圍,他害怕這一切只是一廂情願。思緒混亂的他解開亂成一團的領帶,僵硬地點點頭說了聲「好的柳前輩」。

柳輕攏切原的領帶,用食指挑起,默默幫對方打好溫莎結︰「明天中午來你家接你。」切原覺得再待下去的話,他會先死於心臟病而不是惡魔化,便迫不及待向柳道別︰「再見柳前輩,明、明天見。」

羞怯的他全程沒有抬頭看過柳一眼,因此沒有看見柳著迷的神情。

切原愛情路上唯一可靠的參謀丸井聞太晚上接到切原響個不停的電話,因為吃過新出品的蛋糕而心滿意足的他難得沒有在聽完切原結構混亂的陳述後掛掉電話,他更像平日在家吩咐弟弟般振振有辭道︰「赤也,第一次約會記得穿著得特別整齊,不要丟我們立海參謀的臉喲。」

「咦喂!丸井前輩這是什麼意思!我平日的衣著很丟臉嗎?」切原後知後覺地問︰「等等所以這次算是約會嗎?跟柳前輩約會嗎?D——A——T——A!」

丸井扶著額在心中為桑原默哀︰「是Date,糟了赤也你的英文還是那麼爛,胡狼要遭真田鐵拳制裁了。」可惜切原沉醉在戀愛甜蜜的煩惱,無暇關心自己的英文水平和善良的前輩︰「切井前輩我要準備什麼嗎?」

為了甜點在神奈川與東京間來回跑、現在已經很睏的丸井沒好氣地道︰「好好睡覺!我要睡了,晚安啦。放心吧,明天一定會很順利的哪。」

「柳前輩。」

「走吧,我們去橫濱。」

切原亦步亦趨跟著在柳的側邊,偷瞄他的裝扮,一身簡約的白色襯衫和棉麻長褲突顯出溫文爾雅的古典氣質,捲起的袖子露出白晢而有力的臂膀。悠閒的穿搭顯得淡泊卻性感,是充滿柳前輩風格的魅力呢。而且頭腦聰明又高大,還有一頭柔順軟滑的頭髮,不像自己。切原暗中比較著。

他不知闔眼的柳心中甜蜜得很,暗忖︰今天的赤也很可愛。純白長袖襯衫配米白色馬甲背心外套、純黑牛仔褲配上悠閒運動鞋。赤也說不定是為了配合自己才特地穿反差的風格?柳第一次看到切原穿這種風格的衣服,沒有過往數據支持的他不肯定切原的想法。

前往橫濱的路上二人小心翼翼地閒聊著與自己、與對方無關的話題︰談起共同的母校、說著立海的老師、吐糟網球部的成員。切原尤其害怕談話一旦超越軌跡,他就會從此失去他的柳前輩。

到達目的地前五分鐘,柳終於向切原娓娓道來——新橫濱拉麵博物館內的一家知名拉麵店於早前為開發新款拉麵,特意舉辦了拉麵設計比賽,冀望能收集不同客人設計的新拉麵口味。活動反應踴躍,一共收集了過百款新口味拉麵的投稿,這次就是想帶他去嚐嚐這款新拉麵。

單純的切原雀躍得很,只心想︰柳前輩果然對我很好。為什麼柳前輩那麼完美?

二人在博物館逛了逛,切原順便找路人幫他們拍照,在拍照的時候,切原偷偷摸摸用手背擦過他柳前輩的手背,不出一秒就被反手握緊十指緊扣。他紅著臉,抬起頭想從柳的表情看出什麼,但柳仍然一臉淡然,若無其事的樣子,彷彿他們十指緊扣牽著手是自然不過的事。

「你好。」柳從袋子裡掏出一封信。切原不想偷看書上的私隱,但還是禁不住好奇心瞥了一眼信上的內容,只看到「憑信可擇日到任何一家分店拉麵吃到飽」。

侍應帶他們到角落的位置坐下。柳在收起得獎通知信的同時觀察著切原的神情,告訴他,今天可以在這家店內吃到飽,但是,我希望你能先嚐嚐最終獲勝的那款拉麵。

切原翻開點餐牌,看見最終獲勝的是一款叫赤之拉麵的口味。示意圖的下面寫著設計理念,根據設計者的介紹,形象源自一個特別重視的人,希望有一天能夠帶他來吃這款拉麵。

切原如柳所願點了赤之拉麵,喜好清淡口味的柳也難得點了同款。他勉強像平常一樣「嘻嘻」笑了兩聲,然後試探著問柳︰「前輩一向口味比較清淡,竟然也點赤之拉麵啊?」坐在旁邊的柳難為情地「嗯」了一聲,便睜開長年瞇著的眼睛深情地凝視他。

他與柳對望,在柳細小的棕色眼珠看見倒映裡露出迷戀眼神的自己。原來在柳前輩的眼中,我是這樣的啊,好、好像有點傻的樣子。

他隱隱約約猜到了這碗麵跟自己有關,但不敢妄想這是真的。

侍應小心地奉上拉麵。

「溫和的拉麵浸透在加入了辣椒和大蒜的特辣味增湯之中,最初吃下去的時候雖然感到異常辛辣,但也漸生暖意,令吃的人甘之如飴。」柳用筷子夾起拉麵,感慨道。就像赤也一樣。他在內心補充。

波浪形狀的拉麵、辛辣卻溫暖的湯底、佐料的海帶,無一不指向赤之拉麵這個表象背後所指向的、與他切原赤也的聯繫。

如果切原赤也只是把柳當作普通的前輩,神經大條的他也許不會明白這款拉麵的意義,但是他在見到赤之拉麵的真面目時,就知道柳前輩帶他來吃拉麵的原因。

柳前輩在用自己的方式向我說明自己的心意。切原在心中無聲吶喊。柳前輩對我……是真的嗎?

「100%是真的,我保證。這項數據永不出錯。」柳捧著切原還帶著嬰兒肥的臉,深深吻在他的唇上。

柳最後領著只顧著傻笑、一臉魘足的切原姍姍離開。

「早安、柳啊,拉麵好吃嗎?」丸井在週一的晨練好奇問在一旁記錄數據的參謀。

「嗯,早安。都好吃。」


同時刊於「在水裡寫字」︰網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