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三日限定(網王|柳赤)

提示︰

※接NPOT次期部長番外

※赤也中心,大量私設

※人名使用台版翻譯,稱號、暱稱隨喜好選用

「欵!今年的部長不是我嗎?」切原赤也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大驚,質問似的問幸村︰「那新部長是誰?」

「是玉川。」可惡!只不過是一個沒有實戰戰績,勝在跟同輩和後輩關係都很好的同級生,那什麼川,誰?切原暗罵。

在以常勝為目標、不容許失敗的立海大附中裡,切原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也理所當然地記不住姓甚名誰。

真田副部長把帽子送給他,說要讓他繼承自己副部長之位。開什麼玩笑嗎!從進立海網球部那天開始,就決意要打敗三巨頭、還有有朝一日要成為立海網球部部長的自己,到了這刻不但沒有成功打敗過一次Big Three,也沒有當上部長。人生還有什麼目標嗎!

他當時想,搞不好今天是愚人節!可是他的戀人、立海唯一值得他信任的參謀如此堅定又淡然地說道︰「赤也,給你幸村的地位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前輩們升上高中之後,他就是唯一曾經的立海正選,也肯定是立海的Ace,論實力捨他其誰?

切原無法接受這樣的決定,縱然內心很不爽,還是打算擔負起副部長的本份,指導一年級生,然而網球部上下無一人需要他的指導。

「我們拜託玉川部長指導了呢。」

「部長來了!」

這群一年級生也太沒禮貌了吧!對前輩連敬語也不會用嗎!這個什麼川人氣怎麼這麼高?切原內心一直咆哮,被玉川的人氣挑起了勝負慾,他不甘地戴上真田留下的帽子︰「太鬆懈了!我來指引你們前往地獄的深淵!」 ……像這樣。柳默默在一旁同步補充道。

部活過後,切原剛從更衣室走出來便看著那個搶了自己地位的什麼川跟柳前輩相談甚歡,那什麼川點點頭,微笑的樣子確實讓人想起在U17幫助他突破瓶頸的白石前輩,如沐春風得人歡心,不像自己愣頭愣腦像個傻瓜一樣。

搞不好連柳前輩也比較喜歡他。他心一酸不禁熱淚盈眶,右手壓下帽簷,掩飾著難堪的表情。

柳蓮二即使不用數據也早就知道到他的愛人正為了什麼難過,然而他和玉川在討論的事卻事關重大,不得不先商討完畢再安撫切原︰「赤也,換好衣服了?回家吧。」

切原一路上不復往日如金絲雀一般吵吵鬧鬧,柳知道切原百分之百在想那枚部長徽章為什麼不落在他手上,他心中嘆了一口氣,想︰這也是我們三人的決定,為了赤也能克服他還沒有發現的障礙。

「到家了。」柳把切原送到切原家門外,他的戀人踮起雙腳,摟住他的項背。切原輕閉雙目、抬頭在他的唇上輕吻,柳趁機摸索出褲袋內從玉川借來的徽章,輕輕扣在切原白襯衫的衣領。

「這、這是部長的徵章!怎麼會在前輩的手上的?」切原大吃一驚,心想,難不成今天的一切真的只是正選前輩們的愚人節玩笑,他其實是網球部部長?

柳愛憐地撫摸切原的黑髮︰「玉川答應了,你是三天限定的部長。」

「這是什麼意思?」切原捏著徽章,沒反應過來。

「三天之後,你會明白你適合繼任弦一郎副部長位置的機率是百分之百。明早有晨練,我會來接你上學,赤也。」

五分鐘就能入睡的切原抱著大顯身手的期許看看電話桌布上的柳前輩,隔空親了親螢幕就倒頭大睡,一夜無夢。

然而翌日的晨練卻是切原噩夢的開始,晨練未開始玉川就帶著歉意向眾人致歡,表示他因為接替網球部部長職位,需要退出排隊部幹事一職,因此要用大約三天的時間與新幹事交接。切原君將會在這幾天暫時接替他的位置,希望大家相處愉快。

切原暗忖︰如果這三天能夠好好表現出勝任部長的職責的話,會不會從此擊退玉川成為真正的部長?於是他燃起好勝之心︰「哈哈哈讓我來帶領立海重奪全國冠軍吧!」

現實是除了玉川笑意盈盈地捧場道「切原部長說得很對,我們要加油」外,在網球場上沒有獲得任何回應。明明自己雖然只有三日,但也是搶了他的部長位置。怎麼玉川依然若無其事,對他親切有禮彷彿他本來就應該坐上部長之位一樣?

切原稍後安排了一年級生練習揮拍、二年級生自行對打,但根本無人聽從。玉川略帶尷尬地向一眾成員說︰「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喔!切原君這三天真的是部長喔!請大家務必聽從他的指示!謝謝了!」

他見眾人不甘地點點頭後開始行動,又低聲提醒煩躁的切原︰「切原君,真是麻煩你了。對了,柳前輩說從今天開始的部活訓練表由兼任教練的部長安排,因此請你在放學後的部活前撰寫完畢。另外,明天午膳時間會在會議室舉行學會的校務會議,幸村前輩已經寫好會務報告,放在文件架第二層的藍色文件夾裡。活動大綱和來年目標我已經草擬好,同樣放在會務報告的文件夾,拜託你幫忙在明早前檢查錯別字和格式,記得攜同這三份文件出席會議。」

切原聽著玉川嗶哩叭啦地交代一連串的會務,左手不禁搔起一頭亂髮。他覺得他的血壓一直在飆升,也許到二百以上停不下來。一直以來他最討厭處理文書工作,也討厭跟那些主任打交道,搞不好開完校務會議還會被英文老師順便耳提面命下課要去補課。

「喂喂那是你身為部長應該做的事吧!」他生氣地反問。玉川雙手合十,解釋道︰「啊、是因為柳前輩說切原君也很有當部長的潛能,面對困難不會退縮也渴望一試,既然這是切原君的意願,我會很尊重的!」

「好吧,你這傢伙說得對,我肯定可以做得像部長、不、幸村前輩那樣出色,嘻嘻。那你去排球部吧。」切原壓根兒沒意識到這是比海原祭時越前龍馬的挑釁加激將法更爛的狐假虎威。

雖說網球部的成員基於與玉川的交情勉強聽從切原的命令,但切原在晨練結束之後切實體會到「無力感」。英文即使不好還是在柳前輩幾乎每晚的測問下略見起死回生之貌,有時還可以找在名古屋的那個藏兔座學習發音,但要團結起整個網球部成為出色的部長這回事,不是假借他人之手就可以有效的,尤其是,若非剛才的晨練,他也不會發現,除了正選的前輩,他從來沒有看過跟不上自己的同級生和後輩一眼。

現在的他除了玉川和曾在U17打雜的浦山,一個部員都不認識。喊不出他們的名字,更不了解他們的專長,自然也沒有辦法好好因應眾人的能力安排部活訓練。幸村部長當時是怎樣做的呢?唔……他有點想不起,因為他仔細想想,這件事好像一直以來由柳前輩和副部長負責,部長似乎不怎麼管這事,一定是因為柳前輩擅長數據網球,副部長則長於執行,部長才會安心把責任付託給他們。

可是他不是柳前輩,也不是副部長啊。

他想起在U17集訓時的室友日吉經常會拿著一份冰帝網球部成員的名單,他問日吉在做什麼,日吉說,跡部不但是網球部部長,更是學生會會長,因此不但記得所有普通部員的名字和專長,還記得全校學生的名字,他要向他學習。當時的他嗤笑一聲,心想,那些無能的部員不重要,不記得也沒關係。

英文老師望向魂遊太空的切原,傾力用英文課本敲打教師桌︰「切原!這題的答案是什麼!」他立刻站起來,吶喊︰「啊啊啊?是C!」不僅是英文老師,連切原自己也意想不到聽從柳前輩的數據居然蒙混過關了。老師只好瞪一瞪他,無奈地讓他坐下。

另一邊廂的柳憂心忡忡地與真田、幸村二人吃午飯,幸村笑瞇瞇地問︰「蓮二在想赤也?不用擔心呢,這個孩子可堅強得很。」不論肉體上和心理上也是呢。柳默默補充。然而幸村的安慰並沒有起太大作用。

柳放在一旁的手機亮了一下,是切原的訊息︰「柳前輩——部活訓練表該怎麼編寫啊?」他波瀾不驚地回覆︰「行陣和睦,優劣得所。」接著便收到切原的來電︰「柳前輩、柳前輩,什麼是『行陣和睦,優劣得所』?」

幸村無意竊聽柳和切原的對話,但切原的聲音實在太大,他禁不住「噗」一聲偷笑︰「蓮二,你雖然說得很好,但要赤也理解這句話也太強人所難了。」一旁的真田大聲搭話︰「太鬆懈了!自己的事自己做!赤也,不准問蓮二!」

切原無視他敬重的前任部長和副部長,繼續撒嬌︰「柳前輩——」柳按捺著心疼對方、想代他完成一切的想法,學著白石教他的說話技巧鼓勵愛人︰「赤也,你自己也能做得到的。想想為什麼我會和你一起組成雙打組合?」

「因為柳前輩是立海最可靠的參謀,很適合跟任何人一起打雙打啊!」切原頓一頓又興奮地補充︰「特別是跟我組雙打!」真田和幸村二人猝不及防被餵了一大口狗糧,只得相顧無言。

「那在現在的立海網球部,誰不能打雙打呢?你知道嗎?」這倒問起切原︰「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啦!」

幸村說︰「可是赤也現在是部長,除了了解自己的實力,也應該很了解部員的實力喔。不然,你打算安排誰當正選呢?」

柳與切原同步回答︰「所有人都跟我比一場,比分最高的那幾個當正選不就行了?」柳補充︰「赤也會這樣說。」

「赤也,好好想想我們今天的話。對了,我這幾天都沒法來接你上學和回家。你在路上要注意安全。」

切原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亂哄哄的腦中裝滿剛才前輩們的意見。下課後他翻查從前柳整理得整整齊齊的資料櫃,成功找到了部員名單,他影印了一份,臨時抱佛腳按著名單勉強隨意分組。

而意外就差點因此發生了。

「喂!你!」其中一個普通部員田中揪著切原安排的雙打組員佐藤的衣領,緊握的拳頭快要打到佐藤的臉上︰「跑不動參加什麼網球部,給我滾蛋啦!」佐藤不斷用哭腔喊著饒命,但明顯毫無成效。

切原焦急地用網球一下打到田中的手背,制止了田中的暴力行為。一旁的部員抱怨︰「這怎麼搞的,如果是玉川部長就不會犯這種錯了,只要是網球部的成員都知道田中球技還好,但脾氣差得很不可能打雙打吧?」

「你!叫田中是吧?現在跟我對打,輸了給我對佐藤道歉,然後跑五十個圈!」切原左手執三個網球,右手輕鬆地翻轉球拍,狂傲地命令。

隨著最後一球狠狠地落在田中場內,裁判宣佈︰「六比零,切原獲勝!」

「我居然覺得切原副、呃,部長那刻的表情有點帥。」另一人和議︰「雖然有點囂張的樣子,但也有點像要制裁部員的真田前副部長,是錯覺嗎。」然而切原並沒有聽到這番讚美,宣佈解散後緩緩步進更衣室,想著自己實在是個不合格的部長。

「啊——還有部活日誌要寫啊,好想念柳前輩啊。」切原翻開部活日誌,他翻著前三頁,看到柳整齊的字跡鉅細靡遺地點列記錄當日的日程,以及在部活期間所觀察到的部員優點和缺點。

他想起剛才部活時聽見的討論。一個一年級生說道︰「立海雖然是實力至上,但以前三年級的前輩還是會很照顧我們,不像切原副、欵部長連我們是誰都不知道。搞不好哪天混進一個外校生他都不知道呢。」

一個二年級生小聲附和︰「對,切原一直以來都只跟三年級的正選一起玩。」另一人呢喃︰「切原備受實力超強的正選前輩們寵愛,尤其是柳前輩,總是一起上學,又一起回家。」

「那個切原眼中只有強大的Big Three罷了,只跟以前的正選前輩關係很好,他應該瞧不起我們吧,跟我們幾乎完全割裂。不像玉川部長視網球部為一個團體,平日就會跟我們談談我們可以怎樣一起進步。」

是啊,一直以來不認識其他成員的我,如何擔起大旗,如何以部長的身份提拔與我並肩的正選呢。他氣餒地想。

雖然經常被罵又被耍得團團轉,但我知道前輩們很疼愛我。……可是,我卻不是現任部員景仰的前輩,即使已經是立海的王牌。

他參考柳以前留下的日誌,寫下今日的紀錄,便換上校服回家校對文件。他一邊仔細校對一邊翻查國語字典,確保沒有錯別字。末了再依校方要求修改格式。他想︰好累。只想好好打網球。

本來打算玩遊戲的他累得連刷素材的精神都沒有,只草草登入,一鍵領取了獎勵就下線。躺在床上的切原此刻很想打電話給戀人撒嬌,再聽聽他隨便找點什麼來誇獎他,可是切原看看螢幕︰已經十一點半了,柳前輩已經睡著了吧。

四分鐘後、切原快要睡著之際,他突然驚醒,想起明天有英文小測。英文老師上週剛打電話通知家長,要是明天的小測不合格,他要暫停一切課外活動。他只得憤然起床,從書包裡拿出英文課本,默默溫習。

結果翌日切原雖然準時起床,但起床後一直呵欠連天。無他,他只睡了三小時。他睡眼惺忪地向家人打招呼,然後捏著牛奶瓶出門,口中不忘一直唸著小測範圍的英語生字。

晨練的情況因切原對部員加深了解而略有改善,但切原仍不時覺得力不從心。他想念以往部活只需要出席、跟前輩對打、離開的爽快。處理這些無聊的事務、取得眾人的好感和信任、團結網球部全體上下、錘鍊這群部員、率領他們重奪冠軍這些事情,他只想做到最後一項,以立海王牌在各大比賽中與強者一決雌雄,勉強也想可以像真田副部長那樣錘鍊錘鍊部員。

晨練完畢的此刻,切原赤也灰心地想,首先要好好熬過今日午飯時間的校務會議和英語小測。他邊打呵欠邊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課室,半瞌睡半清醒地熬到午飯時間。

午間的校務會議切原一點都不好過。他雖然先說明了自己是副部長,只是代沒空出席的部長而來,但幾個主任一臉狐疑,更如掃瞄器般逐字閱讀他的文件。待主任發現文件真的沒有任何問題後,切原便悻然回到課室繼續溫習他的英文生字。

雖然我成績不佳,也不至於不信任我到這個地步吧。切原哼哼唧唧的罵著,全然忘記當年給Big Three下的挑戰書連幸村的名字也寫錯這回事。

他的褲袋突然一顫︰是訊息。他掏出電話,藏在抽屜裡看是哪個混蛋(柳前輩豁免)在這刻打擾他最後衝刺。

是那個玉川冗長的訊息︰「切原君,我是玉川,是柳前輩給我你的電話。抱歉打擾你,謝謝你的幫忙!切原君果然是立海的王牌!」他本來氣得想丟了電話,但看到對方最後的誇讚,單純的他又想,唔、有個同級生還不錯,如果他可以做回本份出席校務會議就更好了。

「我一會兒有英語小測。」他本想已讀不回,但想了想還是回覆了一句。「那切原君要加油!一定可以合格的!」

不知道玉川的祝福是否有魔法,但切原成功低空掠過英語小測的合格線。而他在部活汲汲營營掙扎求生之際,他的前輩們正在餐廳談起Big Three讓切原做副部長做的決定。

「赤也喜歡被誇應該跟玉川挺合得來,噗哩。」仁王一句總括他的預測。他記得有一次切原被真田罵得心靈受創,跟他說很想被讚許,他看著洩氣的切原,跟他說可以假扮真田讚賞他。然後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找到真正的真田來讚揚他,不知真相的切原仍然開心和感動得很,最後像個拿到很多糖果的小孩般一蹦一跳地離開。

柳點頭︰「玉川一直仰望赤也,視之為學習對象。赤也只要稍微在部活表演一下他的招式,玉川就有百分之九十會把赤也誇得喜上眉梢。」

丸井嚼著口香糖,說︰「赤也比賽表現一向沒什麼問題啦,但要率領網球部的話,你們是怎麼想的耶?」桑原不無擔憂地坦言︰「赤也的球技在現在的立海應該算數一數二,但他的性格和長處不是當部長的材料,勉強的話搞不好連他原有的特質也會消失。」

幸村淡定地說︰「不用擔心呢,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才安排他當副部長。就像真田提議那樣,與其跟赤也苦口婆心說一串警世良言,還不如讓他親身經歷一下,領悟自己的問題。不論是為了赤也個人成長還是網球部的將來,都是很重要的過程。如果他無法跨越這個檻,即使球技再怎樣精湛,他還是會因為視野的限制無法繼續進步。」他沉默了會,又道︰「而且,立海的網球部需要一些改變。」

柳蓮二不是沒有質疑過這個決定,失之交臂的夢想有機會把他心愛的小男孩壓垮,雖然可能性甚微,但確實不無機會因此令他放棄網球,但是弦一郎和精市都說得對,立海在中止連勝的一刻起,就確實需要點新氣象。如果由赤也擔任部長,或者實力比目前數據預測的將來更上一層樓,但立海的問題不只是這樣。

精市也好、弦一郎也好,甚至是他柳蓮二,都不是擅長鼓勵人心的人。即使他可以輕易遏止赤也惡魔化,但如果赤也本人無法控制,甚至一路惡化下去,相比起立海的勝負,他更害怕失去赤也。

赤也跟著他們的這兩年,雖然讓他享受了勝利的果實,但也鑄成大錯。他們只在他的腦海埋下了「勝利」、「強者」的觀念,甚至借助了惡魔化的能力來提升赤也的能力為立海爭勝,卻沒考慮到這是會要命的病。

全國大賽之後,三人開了一次小型會議。「越前龍馬對我說那番話時,我想起了赤也。」與病魔搏鬥良久的幸村感到特別內疚。「我那時想到,如果赤也因為惡魔化出現什麼事的話,我該如何向赤也的家人交代呢?」

自責的三人沉默半晌,決定想辦法拯救這個未來可期的後輩,同時決定調節立海網球部的方針。

於是在U17,柳在與切原對戰的決勝局選擇舉手棄權,把可能性留給他,再拜託白石幫助他跨越這個困境。至於立海網球部,他們想,以往只追求「常勝」,如果讓玉川當部長,雖然球技平平,但也許大家會更團結,更享受打網球的樂趣吧。

部活後回到家裡的切原囫圇吞棗吃飯洗澡,便匆匆回到房間打電話給柳︰「柳前輩。」然後他把昨天晨練開始到今日部活結束期間發生的大事都告訴柳,說著說著他不其然感到氣餒︰「難不成我真的不適合當部長嗎?難道我就得承認自己不行?雖然真的嘗試過後覺得部長的職責不似預期,但主動承認不想當部長的話,我好像親手放棄了夢想。」

「赤也啊,也不是只是為了成為部長而努力,而是因為很喜歡打網球也很喜歡立海網球部才努力的吧?」柳輕柔一笑,笑聲如蜜糖滋潤了切原苦澀的心。「那樣的話,就算赤也不是部長,還是可以繼續打網球,也繼續是立海的Ace。赤也放棄了當部長,也可以嘗試以優秀的副部長為夢想啊。」

聽到愛人的開解,切原頓時悲不自勝,眼淚控制不住流下來︰「柳前輩可是、可是,就算、就算不當部長,在同輩部員眼中的切原赤也,是、是難以相處、無法商量的可怕同輩嗚嗚——」

柳聽見切原一直吸鼻子的聲音,想像他用碧綠眼眸露出楚楚可憐的目光,一臉渴望擁抱的樣子,心臟不禁一緊︰「想想看,是不是有點像你眼中的弦一郎呢?部員仰望的對象不一定只是部長,像弦一郎雖然是副部長,但你不也是對他又敬又畏嗎?」

哭得一塌糊塗的切原只聽到關鍵字︰「我、我不要像副部長——」柳聽到切原這般的反應就知道本來不太靈光的小腦袋現在打結了。

「赤也,你現在太累的機率是百分之百,先去睡吧。作為你英語小測合格的獎勵,我明早來接你上學。」切原揪出一張張面紙抹乾臉上亂七八糟的淚水︰「太好了!柳前輩,晚安。」

切原迎來了部長生涯的最後一天,也許是因為梳理清楚自己想法的關係,他的心情比前兩天輕鬆多了,以致於他踏著小碎步出門的時候他的柳前輩還沒出現。

「柳前輩!今天我比你早啊哈哈哈!」柳默默把切原準時起床的機率提升百分之零點一,向切原點點頭表示讚美。切原沾沾自喜地向柳發表「切原赤也是比真田弦一郎更優秀的副部長」宣言。

柳心想,弦一郎某程度上跟赤也殊途同歸啊。

切原在卸任部長一職那刻如釋重負,他將部長的徽章交還玉川,不滿地道︰「以後別打算再讓我出席校務會議和寫部活日誌!」玉川苦笑著點頭︰是啊,立海的王牌還是應該在球場上閃耀。

至於安排部活訓練表、斯巴達式教育部員和好好享受每一場比賽,嘿嘿嘿——

「我來指引你們前往地獄的深淵!」切原沒想到再說這句話的時候,心態竟已如此不同。

「切原副部長雖然有點難相處,除了鐵拳制裁外完整地繼承了真田前副部長的斯巴達式教育,不過大家都頗喜歡接受切原副部長的指導呢。而且他確實是個很可靠的實力派,只要他出戰S1的比賽,肯定會閃閃發亮地奪得勝利。」

多年以後的切原赤也與柳蓮二坐在沙發看著立海大附中網球部寄來的校友紀錄片,他回想起這段初中時光,總是感恩當時的經歷成就了今日的他。


同時刊於「在水裡寫字」︰網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