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龍翔鳳舞

〈龍翔鳳舞〉

撰文:顧青玄

龍翔鳳舞是一管徽墨。那是與我交淺言深的老闆娘在我離開香港前贈予的臨別禮物。她送我這管墨的時候,並不是什麼愉快的場合。我離開前的一個月,她的公司實在支撐不下去。她、她的丈夫、幾個同事和我在兩、三天內幫忙撤走可以帶走的物資,準備撤到樓上的另一單位,當時場面可謂兵荒馬亂。我在她匆忙收拾自己房間的貴重物品時,發現了這管墨。我知道她偶爾也會寫寫書法,加上開設公司前收入頗高,若真的藏有什麼珍品,也不足為奇,但她平時不執著於書法用品,大多用普通墨汁隨手拈來就寫,故鮮見她細細磨墨。但見墨條上的花紋相當精美,我也不禁問起其來歷。

她說是旅行時買的紀念品,見我拿在手上把玩,便送給我讓我帶走,說人在外,交友傾談常常會以文化為題,若真談起古典文化來,有這實物墨條更易開拓話題。於是這墨條由是輾轉落入我手。她與丈夫、女兒熱愛旅行,甚至因此令員工心生不滿,最終也算不歡而散。只是各人回首,箇中紛紜已隨各展前程而煙消雲散。在搬遷後半年,我也曾回去探望她。搬遷後佔地只餘原有的三分之一,自然無法如以往般兼善補習與英語班,離開時頗感唏噓。

她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也是個對此很固執的人。當時她的公司佔地三千呎,獨佔了整層商廈。我說她虔誠,倒是太正面的褒獎了。她對宗教的狂熱,實在是到了盲目的程度︰公司的經濟難關不算是短期的問題,然而她因為僥倖一而再、再而三地關關難過關關過,令她消極應對最後一次經濟難關。執達吏封鎖公司的截止日期臨近,若要留在原址,固然束手無策,但遷址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案,我們一眾職員均認為至少可以捲土重來,然而她仍只信上帝會有所安排使她過渡這次難關,所以我們勸說了數天仍不願遷移。直到最後真的沒辦法,擾攘一輪才接受我們的建議,東山再起。

我跟她亦師亦友亦僱傭。入職未逾半月,我已知公司的問題,期間她也曾容許我留下工作,直到找到新工作。我也嘗試於其他公司工作,薪金不高但工作簡單輕鬆,原應是胸無大志如我的不二之選,但入職一日,就不斷回憶在她公司工作的愉悅,最後翌日就斷然辭職回去。

在她那裡工作的一年,財政上實在相當吃力。因要等家長交了學費她才能有周轉的財源,一個月的薪水要分兩次收妥已是等閒事。不時等到下午茶時段才出門買茶餐,有時因應學生情況能提早下班,就會馬上衝到附近我最愛的街坊麵包店買減價麵包,是為晚飯。記憶很深的是山窮水盡的時候沒錢搭乘巴士上下班,十一點烈日當空之際步行一小時上班,下班又一邊吃減價麵包一邊步行一小時回家。

不過最艱辛之一乃是當時已有離開香港的打算,便在償還學貸時選擇每月還學貸逾千元,同時又每月儲逾三成薪金進修。如今想來,實在不知自己何以如此有魄力。由儉入奢易,所言非虛。最艱辛之二則是長老的不體諒。我稱「家用」為出生稅,長老每月徵收出生稅可謂華人社會的風俗,我向來與長老關係疏離,但月曆翻頁起,一日不上繳,長輩不與言、不與視彷若透明,唯獨交了稅,才會點頭泛起笑意。我不知這是否香港的常態,亦不知他們是否察覺自己的反應對我傷害極深,但手頭拮据之濟,確實因此懷疑自己是否再世蘇秦,略感可悲。而且長老口裡說稅是心意,實際上對我交稅少並不滿意,經常以「某鄰居低學歷做名牌銷售員都月入二萬,每月給幾多幾多千元家用」暗責我的無能。

我有說過實情,但恕無體諒,故此常未出糧用積蓄先上繳,減輕冷暴力換來一刻心靈舒適。或者只叫我辭職找新工作,卻不曾嘗試了解我的內心︰明知艱難困苦,為什麼留下?意義之於他們來說,並沒有意義。這也是我寧願上班不願回家的其中一個主因。

在離職前的暑假,反而在公司感到了溫暖。因為不用遷就全日制學校的上班時間,我早上班也早下班。因為她也拮据,她在暑假舉辦了我稱之為暑假托兒所的暑假英語班,家長交了飯錢,學生可以留在公司用膳,正是她在公司煮的午飯。不只是她自誇,她的廚藝確實了得,連在家不喜吃飯的小孩也會被她的飯菜吸引,跟家長說要留下一起吃飯。她向我提議,反正她也要煮一大鍋飯,倒不如我也一起吃,人頭飯而已,多做一點用不了她很多錢,但我可以省下一筆。直到現在,我仍為她的雪中送炭感動不已。

這一年雖如此窮困,但回想起來,我知道我享受著在其公司工作的時光。

她曾任記者、語文教師,使其閱歷比一般人多。在閱人方面,她比很多人看得通透,加上她因信仰而開拓出豁達的性格,常常提出不一樣的思量,彌補了我執著又悲觀的缺憾,因而成為最了解我又最能開解我的長輩。正因與其交淺言深,可謂忘年之交。她最能看穿我不時因患得患失而瞻前顧後。她總能一針見血指出我的狀態︰我很在意別人的看法。我這輩子沒什麼很擅長的事,大多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因此我無法確定一條想走的路。大多想做的事,歸根究底是不甘心、執著大於真正的渴求。

她的教育理念與我相似︰一是比較像近年開始流行討論的芬蘭式教育,期望兒童愉快學習,對家長揠苗助長不以為然,然而香港的教育環境實在知易行難;二是語言最重要是沉浸在相應的語文環境。故此在她三千呎的公司,有不少益智玩具,而且是多人遊戲,讓學生在休息時遊玩,訓練思維和團體精神,又設迷你圖書館,讓學生可以借閱英文圖書。

本來這些理念深受部份中產家長認同,只要定位正確,針對中產家長又把價位定得高,必然會吸引到一批富庶的家長願意用金錢換取子女快樂童年。但致命傷是她想把這套理念推廣給貧困地區的家長,她善心地認為應該為貧戶提供這個選擇和跟隨NET學英語的機會,致使她以超低價提供補習班和英語班套餐。記得當初得知她開設的課程收費如此便宜,我便感嘆她「做爛市」,如此她才娓娓道來其慈善大使級的理念,無奈種種原因構成了理念無法成功實踐的結局。

猶記得當時的工作自由度很大,壓力和工作量相對後來的工作而言實在輕鬆不少。我不願意留在體制內,當時的想法是,如果拿到教育文憑和工作經驗,就有更多選擇。令我心生去意的不是因為窮困,而是對教育文憑的執念和他人的目光。即使我知道我最終不會留在香港,但求不得的不甘心令我執著於此不能自拔。加上我雖然常想不被制度桎梏,但卻是個非常在意閒言閒語的人,畢竟人言可畏,奈何獨木難支,我始終無法真正做到為夢想和目標破釜沈舟。她知道我內心常常因此徘徊在走與不走之間,所以在我真的離開時,她只有祝福沒有挽留,亦許諾將來如果我有需要,很歡迎我回來工作。

君子一諾千金,在辭去全職工作到離開香港中間的大約半年,我想進修德文,本身打算重新修讀德語,本來找到另一家公司,但因為很多原因,最後又離職了。問起她,她真的歡迎我回去,故兜兜轉轉又回到起點。

說來巧合,那家公司跟她的公司縮寫一樣,業務幾乎一樣,當年我找工作時,兩家公司的招聘廣告接連出現,職位一樣是前台工作。我本來想申請另一家公司,而不是她的,誰知我在發送電郵時寄錯了。最後在兩家公司均工作過,才理解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正是因緣際會,才能有如此光怪陸離又可貴的經歷。

上網搜尋過這管龍翔鳳舞的來歷,網上拍賣場指其收藏價值不高,實用性高,然而我不寫書法,故在我手上也是得物無所用。但至少我有生之年也會好好保管它,在偶爾迷茫的時候,想想這人生導師會怎麼建議。說不定它最後又成了遺物,不知百年以後又傳承至何處?

我知她熱愛華文文化,然而她無法抽離理解國家、族裔和文化群體的差別,故我深知與她政見差之千里。因此為避談政見問題,又不敢過問公司情況,就鮮少與之聯絡。心想雖不欲多談,但願人長久,下次回港再見,總有時間。

她的即時通訊軟件帳號仍在,我以為她仍在好好生活。

誰知人生無常,約三個月前她就因癌症過世,但願她在她所信的上帝懷中安息。不信上帝的我應該無法在天國與其相見,沒想到上回一別,當真是永訣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