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霧中橋

〈霧中橋〉

撰文︰顧青玄

養生逾半月,加上終於買了有數據流量的新電話,終於可以有勇氣出門散步。這裡不比人煙稠密的大城市,小城市旁的村落在武漢肺炎開始前就鮮有外人來訪,現在當然更甚。於是這裡的人雖然大多事先準備了口罩,但若非進入室內,也盡量不戴。說實話,這裡人口密度不比城市,甚至不比許多鄉下地方,假日上午十點的路上幾乎空無一人,距離最近的那個人至少在十米外,還真是沒有戴口罩的必要。

三月的荷蘭彌漫著一層霧,站在雙程馬路左方的行人路,往往看不到右方正在慢跑的身形。距家不遠處有個泥炭沼地(荷語︰Veen),如果不知道名字,看著覺得它比較像一個有淺灘的湖。湖的這邊是個既像沙又似泥的淺灘,但夏天仍然吸引許多人來嬉水暢泳。

另一邊的岸邊則是一片草地連接著幾座頗像南生圍婚紗橋的短木橋。在天氣不好的情況下,草地上仍有些家庭與寵物狗玩耍,傳來陣陣笑聲。這幾座短木橋的盡頭三面環水,像個半島,兩邊兼葭夾岸連綿而生。天晴時水天一色,在橋邊拍照,或許與天空之鏡有幾分相似。可惜我向來畏水,岸邊就是我的極限,橋上風景再美也與我無緣。

沿岸走十至十五分鐘,便從草地經民居到了我最喜歡的這座橋。這座橋看上去很像大澳的粉紅橋,除了行人可用,單車也可使用,因此務須遵守靠右行走的原則,否則迎面便是高速駛近的單車。縱然這樣的場面在荷蘭並不少見,還是安全至上較好。

湖邊的轉角正是環湖的半途。這裡有一處健身站,一邊是健身室常見的太空機以及數座運動器材,只是都換成簡易的戶外版本;另一邊則是公園常見的兒童攀爬設施。距健身站約十米時,霧中未見人影已聞吵吵鬧鬧的對話。緩緩走近,看到有一家大小在做運動。小孩二人在攀爬架努力嘗試做引體上升,說不定在比賽;家長一人在旁泊好單車,一人呷了一口暖水壺裡的熱水,閒適地跟另一半隨意聊天,視線也不望看顧好子女。入春的霧彌漫著說不出的寫意。

在迷霧中渡河當刻,在橋上彷彿看不到盡頭。路走了一半,卻仍然看不清未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原來真的是人生的一大難題。

勇氣和絕望對談︰

「不要向前走了,前方什麼希望都沒有的。」

「只有堅持一步一步向前走,才有機會看到希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