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英】始終一天(完)

提示︰
※香英
※三次元相關,微耀黑,港獨設定
※原輯於APH港仔合本Vol. 1

一、

賀瑞斯坐在書桌前,一邊吃杯麵,一邊上論壇看文章。那個論壇在十多年前一戰成名,而他是資深會員,不過基本上只讀不回——論壇成立之初他拿到管理員帳號,隨意回覆可以把論壇毀於一旦,加上論壇管理員多次耳提面命,他只好做一個認真的讀者。

抗爭之初,他認識了一個風趣幽默的家人。賀瑞斯覺得他們實在相逢恨晚,決定開設「香港市民王先生」的專頁撰寫投訴信,他們得到大量讚揚,也收到很多批評的私信。再後來,家人受到威脅,專頁被投訴、關掉。家人說,賀瑞斯,不如你自己開一個帳戶吧,至少「他」動不了你。

於是「香港市民王先生」的名字沿用至今,部份家人未必知道他的全名,卻都知道他的特別身份和存在。但賀瑞斯知道,「龍」想殺了他,根本不用親自動手。

從亞瑟放手的那刻開始,他便漸漸感到「空氣」在消失。抗爭開始,他確實有缺氧感。他想,他不像一個人類那樣真正依賴氧氣才能生存,但他知道每個擬人都有點不同,比如說,「空氣」稀薄一點,阿爾弗雷德就輕易有噎到的感覺;王耀沒有「空氣」也能存在。

而他沒有「空氣」會死。

抗爭後期的某一天,賀瑞斯照樣一身黑衣、戴著口罩出門。抗爭期間他響應「全民運動」的呼籲,他頗自豪期間略有小成,至少他從在金鐘轉乘地鐵短跑十秒會氣喘到抬著橫幅上獅子山也面不改容。他獨自上鳳凰山,跑跑跳跳就走到山腰,突然莫名感到暈眩,有點想吐。一抬頭環視四周,四野無人,心想︰糟了。

賀瑞斯醒來的時候,只看到漆黑一片。他渾身痛得不能自已,只能躺著。指尖擦了擦褲子,濕的。一身黑衣滿沾鮮血,傳來陣陣鐵鏽味。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死,但他覺得好累、好累。

他想睡。

再次醒來的時候他的血跡乾了,手能動了,卻不能伸直。有點像棺材。那時他想。他確實被鎖進棺材裡。

意識如燈一明一滅,他閉著眼,看到亞瑟穿著第一次見面的正裝,朝他走來。然後亞瑟愛理不理。後來亞瑟心血來潮,手把手教育他成為一個紳士。他沒有成為紳士,只是成了一個愛上亞瑟的商人。

他覺得亞瑟心裡也愛他。他覺得亞瑟是個很好懂的人,什麼時候說心底話、什麼時候說違心話,看舉手投足看眉宇之間就猜到。

可是他從不回應。他只能盡力說服自己一切只是流於直覺的幻象。

臨別之前,他已長得跟他一樣高,但礙於亞瑟蓬鬆的髮型,亞瑟看上去總比他高一點點,於是他特別喜歡頭髮塌下來的亞瑟。每每看到在他家早上才剛洗完澡的亞瑟,慵懶的樣子總能催動他的愛與欲。

他知道自己有點幼稚,但他想,他終於跟亞瑟一樣高了︰我們是不是平等了呢?你不用俯首而我不用仰望?

離開的那天清晨,賀瑞斯難得起個早,給亞瑟做了臨別前的最後一次早餐。亞瑟看上去特別累,眼眶卻不像哭過。賀瑞斯想,英國佬真是偽君子,嘴裡說不捨,果然沒有很難過。

賀瑞斯給亞瑟打領帶,打好溫莎結,右手姆指撫摸他頸部的動脈︰「亞瑟先生,我……」

「不。」不容賀瑞斯說完,亞瑟決斷地拒絕。賀瑞斯沒有看到亞瑟因隱忍而握成拳的手。

他沒有問為什麼。既然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那麼即使亞瑟拒絕的背後有什麼偉大的原因也好,結果還是不會改變。

他給亞瑟的離別吻,印在他唇之上,烙在他心之中。

二、

他在棺材裡睡了很久、很久。夢中全是曾經的他、最好的他。

後來的他,賺著王耀的錢,來了香港也不敢找他。明知道王耀把「空氣」抽走,他什麼都不敢說。

賀瑞斯不諱言他那時有一剎那感到很失望,他沒希望亞瑟當彌賽亞從苦難中拯救他,但沒想過他能看著他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而虛作無聲。

他們只是分開了二十二年,卻漸漸懷疑那百餘年來的相處是否幻覺。

不過他也沒資格不屑他,他到了倫敦,在白金漢宮門前踟躕、看衛兵交接儀式,從日出到日落。明知道「前事頭婆」在的話他多半也在,但最後,怯於王耀的權勢,他轉身離去。

不論是他還是亞瑟,甚至是其他大大小小的國和人,誰也不敢招惹王耀和他背後的上司。他想,彼此已經無法回頭了。

亞瑟是他戒不了的癮。失望過後,他還是想念亞瑟,想他以前的好;想亞瑟以前是個囂張海盜,現在是個翩翩紳士;想立體的亞瑟不是平面人物,會笑會哭會喜歡會討厭會放肆會忍耐——自然也有絕情的一面,只是以前的他不曾展露。

他沒有得到現在的他,也沒有失去過去的他。

沉睡之前,他看到第一次見面時的亞瑟,亞瑟用右手食指點了點他的印堂,給他一根火柴。

他點起火柴,光包圍著他。他不知道的是,他將浴火重生。

三、

亞瑟知道歐洲各國正以恥笑他家的問題為樂,聽旅居海峽對面的家人說,賣鬱金香的傢伙有家人在Facebook開設活動慶祝他離開歐盟,但他為他家的事忙得焦頭爛額,實在無暇反擊。優雅的溫莎王朝掌權者招他過去。亞瑟禮貌地行禮,她有點不知如何啟齒︰「亞瑟,賀瑞斯……」她還是複述了賀瑞斯的情況。

他心急如焚,出於尊重,不能展露氣急敗壞的樣子。待她離去後,亞瑟煩躁地抓了抓凌亂的頭髮,他知道他不能擅自跑到香港,否則後果可能不堪設想,但他想確認他的安全,除了親自前往,別無他法。

與此同時,他打電話給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你不是說好會好好看著賀瑞斯的嗎?」

然而感謝全球化的網絡,無硝煙的戰火透過光纖也蔓延到阿爾家去。阿爾的家人在自己身上看到了賀瑞斯的影子,因而不斷舌戰群雄,力挺賀瑞斯。即使阿爾弗雷德本人跟家人一樣支持賀瑞斯,但賀瑞斯處於上司與「龍」、他和王耀之間的角力,令他無法從紛紛攘攘的貿易協議中輕易站出來,大喊一句支持。

因此亞瑟聽到的是偽裝成留言信箱的阿爾︰「Hero我在拯救地球沒空——」電話掛了。

亞瑟趕到的時候,王耀的手下指手劃腳說明賀瑞斯已經死了,棺材也被下葬了。王耀深深看了亞瑟旁的泥土一眼,道︰「你不會找到阿魯。」便轉身走了。

在賀瑞斯不知道的時間,家人一邊喊口號,一邊像個法證專家一樣努力定位他的位置。亞瑟聲嘶力竭地喊他的名字,未曾缺席搜索行動一日。

賀瑞斯被掘出的那天,昔日並肩的二八少年少女已屆而立。

人生早已經歷不知幾個世紀變遷的亞瑟面貌無變,只是向來英姿颯爽的偽裝終於卻不禁破裂,他慢慢半跪下來,用賀瑞斯家人遞過來的毛巾沾了清水,輕輕擦拭賀瑞斯的嘴唇。他的嘴唇微微開合,彷彿在說什麼,但身體虛弱得連氣音也發不出。亞瑟知道,若非他情況特殊,否則早在十多年前歸於塵土。

阿爾弗雷德趕到現場的時候,亞瑟正俯身摟著賀瑞斯的肩。他想,這個微微顫抖的背影似曾相識。

這個曾經是亞瑟百餘年來酒後抱怨重點的男人抱臂而立。他從弗朗西斯那兒聽說過,這位黑暗料理大師自從和賀瑞斯分別之後,喝了酒碎碎念的不再是他,而是與賀瑞斯離別那天的那個吻,然後回溯短暫卻溫馨的時光。

他不知應該為不再成為抱怨對象而放鬆,還是為好友的真心話而感覺唏噓。賀瑞斯發生意外之前,亞瑟總是侃侃而談說愛是不必擁有云云。

四、

阿爾弗雷德跟亞瑟商議後,決定讓賀瑞斯在亞瑟家中休養,康復後再讓他回家和家人決定去向。

賀瑞斯從沒想過竟然還有和亞瑟一起生活的一天,他想,嘿四捨五入,能不能算是同居。直到康復,亞瑟也沒有趕走活蹦亂跳的他,他有意無意的肢體碰觸也沒有被拒絕,二人關係算是心照不宣。

去年,賀瑞斯剛通過獨立公投。下星期是他正式成年的日子,而他現在就在那個論壇看到一個大膽又無聊的帖子︰

標題︰原來王先生仲未成年(原來王先生還沒成年)

內文︰咁佢咪睇唔到成人台(那他不就看不到成人台的內容)

帖子充斥著大量意味不明的恥笑符號,夾雜著對他與亞瑟的關係的調侃,當中不乏大膽又赤裸的幻想橋段。

賀瑞斯當刻覺得無地自容,卻又覺得幻想橋段有趣得很,結果還是閱讀了一會兒。

亞瑟剛回家就聽到賀瑞斯正打電話給其中一個論壇管理員︰「能不能把那個帖子刪掉?」然後他理所當然地得到若干訕笑和一句「不」。說得也是,如果刪了這帖子,他就是利用自己的身份獲得特權。賀瑞斯氣下了之後,就向管理員道謝,掛了電話。

一旁的亞瑟端來一壺紅茶、兩個杯子,還有幾個蛋撻,坐在賀瑞斯對面,問︰「什麼一回事?」賀瑞斯吃起蛋撻來,搖頭拒答。

亞瑟呷一口紅茶,心情舒坦地感慨︰「你也快正式成年了。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早知道——」然後他想起了不知什麼,耳朵紅紅的,沒有說下去。

「什麼?」

「沒、沒什麼。笨蛋,你想要幹嘛?」賀瑞斯就知道亞瑟的口是心非又來了,不過他大概猜到亞瑟在想些什麼,亞瑟在想到難以啟齒的馬賽克時,總是無意識地舔舔嘴角。

賀瑞斯把頭湊過去亞瑟的耳邊,學以致用︰「想下星期是不是就能看到你的紋身。」


後記︰

616尚有些大愛天真人士認為黑警是按上司的命令辦事,誤信黑警覺得可以原諒他們。但721黑警與白衣黑社會人士蛇鼠一窩,狼狽為奸,罔顧市民性命,這些都是有直播為證,黑警拋去「服務為本,精益求精」的人民公僕口號,忘記公務員以市民稅款為收入本應服務市民,才是把香港人和黑警推到彼此的對立面,永不互相原諒的開端。至今八個月,那些受暴徒攻擊的抗爭者,也許也有路人,他們身體受損的也許永不復原,他們流的血成了命運共同體最深切的痛,昔日東方之珠的風采也止於當天。

及後,在三次元的天空,亞瑟親自叫黑警拘捕擁戴自己的港仔家人,再到近日與在倫敦進修的友人談起當地防疫,簡直是一掌一掌摑在我的心裡。一口一句「日落廢國」,俱是緣於「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